《垃圾》4

  辛先生的秘书的心情不太平静,他的眼神游移,表情哀怨动人,他摇摇头又摆摆手,示意我们轻声说话。

  “人家小姐约的是七点,要见辛先生,麻烦你看看表,就是现在没错。”我提醒他。

  “现在恐怕不太合适……”秘书回答,他不安地瞧了眼辛先生的办公室房门。

  从办公室隐约传来一些声音,像是经过压抑的闷吼,静了一会,更高分贝的吵嚷连门扇也挡不住了,有人在那边激烈争执。

  “那么我等。”嘉微小姐说,她自己找了沙发坐下。

  早已过了下班时间,开放式办公厅中几乎没别的人影,嘉微小姐静静等候在沙发上,秘书也默默坐着抖腿,墙上的挂钟悄悄运转,换作别的时候,这种气氛只会让我马上想开溜,但现在的状况挺有意思,我四处到垃圾桶中捡出空瓶罐,辛先生的办公室争吵声起我就注意听,一静下来我就趁机踩瓶罐,“嗤”一声踩扁,抱满一兜准备扔进资源回收桶。就是有人没办法规规矩矩做好垃圾分类,幸好踩空瓶这事我百做不腻。

  我忽然发现周围已经安静了好一阵子,辛先生的房门咿呀开启,两个男人先后走出来,嘉微小姐摘下太阳眼镜,和秘书一起迎向前。

  嘉微小姐启齿想说什么,但没有人理会她,她见到走在前面的男人模样挺冷峻,经过她面前时似乎情绪正常,毫无表情,但他却差点撞到了嘉微小姐,事实上他真的扫翻了一张办公桌上摆设的小盆栽,他一秒也没有停顿直接走向电梯,嘉微小姐正要开口,另一个男人在她背后说:“抱歉,借个过。”

  嘉微小姐马上让开道,她见到身后这个男人有些戚容,看起来病得不轻,咳个不停,他的声音极沙哑,他说:“谢谢。”

  前一个男人迅速消失在电梯中,后一个男人看看窗外的暮色,转往旁边的楼梯,闷咳几声,慢慢踏阶往下而去。

  嘉微小姐朝秘书示意,秘书早已经跌回椅子上,一副胃痛得要命的表情,同时还能偷看嘉微小姐的小腿——他就是有这种厚脸皮,嘉微小姐于是决定自己追上去,她立刻按了电梯。

  “嗐,走楼梯下去的那位,才是辛先生。”我边踩空瓶边说。

  所以我特别想谈谈相貌的问题。上帝给了人一张脸,魔鬼教会了人怎么给自己上妆,外表最不可靠,嘉微小姐认不出谁是辛先生就足以为证。我不得不想起曾经发生过的一桩鸟事,那件事很扯也很复杂,总之后来我被送进了一家精神病院,住在那儿的时候,我很平静,别的病人多半也很平静,但是我说真的,那边的hushi个个不平静又粗暴,看起来全像躁郁病患,医生们更别提了,活脱都是妄想症外加偏执狂,你不想真被弄疯的话,就必须从制服和证件来断定谁才有病。

  这就是重点,人们看的是表面,人们给别人看的也是表面,没有人能真正认识另一个人,人们要明快的答案,不要听你慢慢细诉衷肠,你最好身份高尚,再不济也要模样讨喜。说来奇怪,越是团体生活的地方,人们就越挑剔别人的长相,整个河城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个选美擂台,你一亮相,别人就举分数牌。

  全河城谁长得最好?我想会全票通过,是君侠。

  好吧我承认,君侠是个好看的小伙子,刚进城时才二十出头,我说不出应该叫他男孩还是男人。

  他的真名鬼才记得,从他第一次露面大家就自动叫他君侠。为什么?还不都是因为那阵子电视上正流行的影集?如果你没忘记的话,就是一群青少年都有超能力的那出戏,他们那个帅到很欠扁的首领,就叫君侠,他的特异功能是能用视线移动物体,能用眼睛射出火焰,简直是个大变态。不能否认这部影集拍得非常蠢,但是我不骗你,我们的君侠和这位首领长得超级像,大伙第一次见到他进城时,不禁都在心里喝了声彩,小孩子也绕着他乐翻了天,而且从此深信不疑他真的有变态超能力。

  说到好看的定义,男人会希望你长得端正,女人欣赏的却是缺陷美,比方说你有点孩子样、你清癯忧伤,或是你带着些妖气也行,女人马上给你加分,君侠好看的方式则算是顺应民情,他的五官匀称明朗,不过分华丽,也不显得傻气,要命的是他天生那一副干净无辜的神色,让女人见了就想抱个满怀,男人想扇自己一巴掌。

  没有人不喜欢君侠,也许只有我觉得他可疑,可疑在哪边?还真不容易说明,首先,他是一个正式职员,名义上好像是辛先生的私人助理,但是谁也看不懂他的工作内容,君侠几乎不进办公室,整天到处闲晃,百分之百不事生产。

  与其说他是辛先生的私人助理,我个人觉得叫他水电工还差不多,君侠偶尔逛来垃圾场,帮我修理一些回收家电,天知道他哪来那么神奇的一双手,和那么多的鬼点子,我折叠好几个废纸箱,他就能让一台解体的收音机起死回生——只需要一只细钻和几把小镊子,修电器我也懂得一些,但我没那样稳定的手指,和那份专注力慢工出细活。修好的物品随我贱价廉售,君侠从不过问,这不代表什么交情,我知道他纯粹是打发时间,只要看他坐在台灯前对付那些小零件,那凝神,那庄重,简直像在动外科手术,你就会知道他乐在其中,我陪在一旁闲聊,扯到再低级的话题他也能应答得爽朗得体,由此我断定他出身不俗。

  君侠还爱运动,运动的方式很特别,他喜欢到处挖土。

  他有一把专用的铁铲,保养得很锋利光亮,只要是天气好的时候,就常见到他随地东铲西掘,你当他是在挖宝吗?绝对不是,把地皮铲松了他就闪人,怎么看都是为了健身。君侠挖地已经成了城中的一景,那幅画面透着点古怪,怎么说?看到君侠长得这么优美的男人干起粗活,总叫人觉得有点难受。

  但君侠的体力真不是盖的,有一次我看中了山脚一块软土地,想在那边新挖个堆肥坑,才动工没多久,就被高温和空气中的花粉烦得要命,君侠原本也在旁边不远掘他的地皮,见到后就靠过来聊聊天,然后接手帮我挖下去,这一铲就铲到了日落。

  我收了几趟垃圾,每次回到山脚,就见到君侠陷得更深,他挖出了一个了不起的大坑,简直可以当游泳池,我还注意到辛先生那位神经质的秘书就在不远处,罚站一样尽量贴着一棵小树纳凉,不停地揩汗,他花了几乎整个下午看君侠掘坑。

  秘书几次趋前找君侠说了些话,我只听到其中很凑巧的一段,那时秘书很鬼祟地来到坑边,努力避免让碎土堆玷污了他的皮鞋,他踌躇万分,憋了半晌才朝君侠开口:

  “算我求你好不好?辛先生真的请你过去一趟。”

  “跟辛先生说,我没空。”

  “……辛先生病了。”

  “我也不轻松。”

  “辛先生盼着见你哪。”

  君侠停止挥铲,他的两肩微喘起伏,他先将铁铲用力竖插进土中,才抬起头望向坑口,那双眼睛亮得像是要射出炮火,我和秘书都被他吓了一跳。

  “那也未必。”他说。

  从此我对很多事情全面改观。我以为全城里没有人不怕辛先生,那也未必。我以为君侠性格温和得有些柔弱,那也未必。我终于想通了,为什么总觉得君侠可疑?因为他跟辛先生之间很不自然,很像在逃避对方,这个前脚一到,那个后腿马上就闪人,你见过这么闹别扭的主雇吗?这样的办公室情侣我倒还见过不少。我想起不久前回收的一批旧杂志,其中某一本,对了,封面是两个蠢女人做瑜伽的那一本,七十八页,答案就在那里,那是一幅3D图片,看似千百个混乱的色点,其中隐藏着一只纤毫毕露的蝴蝶,我看得眼珠差点脱眶而出,忽然领悟出人生真谛,重点是放松视力,不要太相信摆明在眼前的线索,表面只会误导你,就像嘉微小姐认不出谁是辛先生一样。

  嘉微小姐当夜就离开了河城,不知道她和辛先生谈了些什么,不知道有什么结果,但她的来访让辛先生心烦意乱。或者那也未必。

  总之第二天我在辛先生的垃圾袋中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,辛先生显然在嘉微小姐离去之后,还独留在办公室里直到深夜,有人送进去了宵夜,一口未动全数被丢弃,食物堆中搀了一团揉烂的信纸,摊开来,几乎是空白,只在信首连写了两个“我”字,使劲极深,笔力甚至戳穿了纸页。我翻面确定没有别的讯息后,就将信纸拋进了回收纸类垃圾堆,既然不知道它要寄给谁不知道它想说什么。

  第二天有桩小事件,工厂区口堵住了几辆大货车,凌乱的纸箱堆满一地。原来是上一批产品瑕疵太多,被退了货,负责的厂办已经离职,另一个代理的猪头主管一问三不知,还要求货车顺道运走一批新货,车主当然不答应,于是大家到处寻找负责物流的员工,才发现那人也已离城。我热闹瞧得正乐,听见有人顺口报了另一则新闻:城里的hushi也跑了,就在今天早上。

  这事非同小可,我立即前往诊所,果然大门深锁,从窗口往内瞧,一片黑暗死寂,我拦了附近几个人问话,不得要领,没有人知道hushi去了哪里,更别提原本该躺在病房中的小麦。

  只剩一个去处。我与这hushi虽然无甚交往,但是这点我有把握,像她穿得那么卖骚的女人只会有死党不会有朋友,而我知道她只有一个死党,餐厅里那个胖厨娘。

  胖厨娘手里搓着一块脏抹布,满脸肃穆寻找措辞中。这不代表她的大脑里有多少思考活动,她只是嘴拙。厨娘终于开腔:“谁叫你说话刺激她。”

  “我在说的是小麦,别管hushi了,小麦现在被搁在哪里?”

  “那个病人吗?不知道。我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“我的天啊不知道,小麦病成这样,没人照顾怎么办?”

  厨娘瞪着天花板又想了半晌:“早晚就是这几天了。”

  “这一句你昨天说过了。”

  “喔。”

  多问无益,这厨娘说话一向无厘头,不过离开前我还是好心提醒她:“摘些黄媵树叶煮了喝吧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黄媵树,你摘嫩叶,我说嫩叶就是说还没长绿的白叶心,绿的你别摘,听懂没?你摘一些嫩叶煮水喝。”

  “什么跟什么啊?”

  “煮些黄媵树叶喝,治你火气大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火气大?”

  “实在很痛苦不是吗?”这下换我找不到措辞,“你的……”

  “我的……”

  她的排泄不畅,我说出来了。这种话题真是要命,我不排斥收厕纸,但是我有个男人的通病,见到血就头昏,这个厨娘早已停经多年,所以她的马桶垃圾很单纯,除了偶尔夹带一些不三不四的抛弃物,比方说,常出现一种硬硬的的药丸包装外壳——仔细研究之下,那玩意叫(禁止)塞剂,天底下竟然有这种怪东西,原来她有秘密的瘙痒问题,难怪总是一副苦在心里口难开的模样,说真的,她高兴在身体里面塞进什么东西我都不介意,我介意的只有血,这样讲你大概就能懂了,我是在多么不设防的状况下,被她的痔疮出血吓了好大一回。到这边厨娘拒绝沟通下去,她以抹布砸向我的帽子,表示谈话完毕。

  离开了餐厅,我又绕回诊所,我的手推车还停放在那里。

  诊所位居行政大楼向一旁延伸而出的侧翼的最边间,这边已经整个靠上山崖了,只要一下雨,小山崖上的水就直接顺着岩壁往诊所淌,所以这儿的雨檐建得特别长,几乎永远都冒着青苔。

  你如果往诊所里进去,过了候诊室就是简单的诊疗间,只是现在医生已经离职。诊疗室再过去,就是大大小小几间病房,区隔得跟迷宫没两样,说真的,没有人说得上这么简陋一间诊所何必附带一大堆病房。

  现在我站在大病房外面,隔着玻璃张望,里头冷冷清清,天已经黑了,病房里没开灯,窗帘又全放下了,我只能从缝隙朝里看,渐渐适应幽暗的光线以后,我终于看见几张阴森森的病床,在最里边的一张病床上,依稀躺着一具人体,应该就是小麦。

  但小麦的床畔还有另一幢人影模糊。

  我贴紧玻璃,见到那人影俯身,似乎想从头到脚仔细观看小麦。那人看了许久,挺直身子四下张望,去到隔邻病床,拿起一个枕头,慢吞吞走回来,捧着枕头又俯视小麦,然后将枕头直接压覆在小麦的颜面上。

  我没办法相信我见到的画面,但再笨的人也看得懂,那人存心要闷死小麦。

  “嘿!”我喊了出来,用力推窗,窗子并未上锁,不知哪来的好身手,我一撑就翻跃进病房,黑暗中我抢身来到小麦床前,捉拿那人的手肘。

  那人发出一连串清脆的惊呼,又迅速用手掌掩住自己的嘴,我才捏紧那根细细的臂膀,就完全愣住了。

  不用掀开她的手,我认得这双眼睛。这个人是南晞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朱少麟作品 (http://zhushaolin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